舍哲尔·杜尔本为女奴母凭子贵逐步攀升为世界唯一女王

在常人的印象中,妇女在世界中的地位极低,莫说参与政治,就连婚姻自主权和人身自由都无法保障,平时出门都要受到严格限制。但凡事都有例外,在中世纪的埃及,曾诞生过世界唯一的女王,此人便是舍哲尔·杜尔。那么,杜尔是如何当上女王的?她最终的结局如何?

舍哲尔·杜尔,在阿拉伯语中意为“珍珠小枝”,她生活的年代大致相当于中国南宋中后期。由于史料记载阙如,杜尔的出生地、生年和家庭等情况俱不详,我们唯一能确定的是,她很早便以女奴的身份进入巴格达的皇宫,服侍阿巴斯王朝末代哈里发(教主兼皇帝)穆斯台绥木。若干年后,穆斯台绥木为奖赏埃及苏丹(即国王)萨利赫的忠诚,便将杜尔赐给他做侍女。

杜尔虽然身份低贱,但美艳绝伦、极有心机,因为不愿一直忍受卑贱的生活,便施展各种手腕来接近萨利赫,抓住各种机会来赢得苏丹的关注。果不其然,杜尔最终获得萨利赫的宠幸,并为他诞下王子哈利勒。杜尔母以子贵,不仅就此摆脱了奴隶的身份,而且还晋升为妃嫔,堪称“麻雀变凤凰”。

杜尔依仗着苏丹的宠幸频频插手政事,由于提出过不少富有见地的建议,由此深得萨利赫的倚重,成为埃及国内举足轻重的人物。要知道,埃及属于国家,女人的地位非常低,漫说参政议政,就连在公众场合抛头露面都是大忌,而杜尔却堂而皇之地与萨利赫共治国家,无论如何都堪称“破天荒”现象。

萨利赫统治埃及期间,十字军东征渐近尾声,天主教势力大体上被驱逐出中东、北非。然而,不甘心认输的天主教国家在法王路易九世的领导下,集结起3.6万人的精锐部队,在1248年发动第七次东征,试图消灭埃及,进而吞并整个中东。由于埃及在诸国扮演“领导者”角色,一旦它亡于十字军,后果不堪设想。

正因如此,当萨拉赫获悉十字军已经攻占达米埃塔港,随即将开罗挺进时,便迅速率领大军赶赴军事要塞曼苏拉,准备在那里跟路易九世一决雌雄。然而,1249年11月,就在大战一触即发之际,萨拉赫却突患重病而死。萨拉赫的突然离世,让埃及顿时“群龙无首”,而王储图兰沙年纪太小,根本无力掌控局势,局势之危急可想而知。

值此危急存亡之际,杜尔挺身而出,经与重臣们商议后,决定严密封锁萨利赫去世的消息,并代替他处理国政。随后,杜尔又亲自指挥马穆鲁克近卫军迎击十字军,结果在达米埃塔战役中取得完胜,不仅消灭近3万敌军,而且还俘获路易九世(数年后获释)。消息传出后,整个世界都为之狂喜,而杜尔的威望也由此达到顶点。

战事结束后,虽然图兰沙被拥立为新苏丹,但军政大权依旧掌握在杜尔手中。图兰沙不甘心做傀儡,便在暗中勾结反对杜尔摄政的保守派贵族,准备从她手中夺回统治权。杜尔侦知图兰沙的阴谋后迅速采取行动,授意马穆鲁克近卫军首领艾伊贝克弑杀苏丹,随即自立为苏丹。由此,杜尔便成为世界唯一的女王,堪称“破天荒”。

杜尔为强化统治的合法性,大搞个人崇拜,不仅要求在钱币上刻铸她的头像和名字,而且还下令在主麻日聚礼(每周五下午在寺举行的宗教仪式)时,国内全体都要为她祈祷。虽然埃及民众乐于接受杜尔的统治,但这两项举动无疑冒犯了穆斯台绥木的宗教权威,被他视为“大不敬”。哈里发为了羞辱杜尔,竟然在给埃及的国书中声称“你若缺男人的话,我便赐给你一个吧!”

虽然阿巴斯王朝早已失去对埃及的控制权,并且在蒙古人的持续进攻下渐趋衰亡,但哈里发作为教主的至尊地位,还是在埃及当中引起极大的恐慌,要求杜尔退位的呼声由此日渐高涨。在这种情况下,杜尔被迫下嫁近卫军首领艾伊贝克,并与他共同执政。1252年,杜尔“禅位”给艾伊贝克,埃及历史由此进入到马穆鲁克王朝时期。

杜尔虽然交出王位,但依然在幕后掌控实权,艾伊贝克对此甚为不满。为了摆脱傀儡的尴尬身份,艾伊贝克大力培植党羽,组建忠于自己的卫队,并宣誓效忠穆斯台绥木。为了表示诚意,艾伊贝克纳哈里发宠臣的女儿为妾,不仅对她无比宠爱,而且还借助新欢与哈里发朝廷加强勾结。杜尔对艾伊贝克的做法深感愤怒,在隐忍数年后,最终在1257年4月派人将他暗杀。

杜尔铲除艾伊贝克后,试图重新执政,但仅仅过了3天时间,便被愤怒的近卫军将领们逮捕并虐杀(一说被艾伊贝克前妻的女仆用木履活活打死),尸体则被抛进臭水沟,变成野狗的食物。直到新苏丹拜巴尔斯即位后,杜尔的遗骸才得到收敛、下葬。如今,杜尔在的墓穴依旧在开罗街头肃然而立,默默地向世人诉说这位奴隶女王波澜曲折的一生。